父亲,只想陪你走一段温馨、没有风雨的路!

荡秋千听故事

时间:11月25日 .共发320篇. 11关注

15岁那年,父亲带我去二十公里外的学校参加考试。

那天下了很大的雨,乡下的土路泥泞不堪。父亲和我,每人骑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其实很少会有适合骑行的硬化路面,大多时间都是人推着自行车走。

父亲挽起裤脚,鞋面上全是泥浆,鞋里灌满了水和泥,走起路来“吧唧吧唧”响。单薄的衣服早已湿透,紧贴在后背上,仿佛被五花大绑着,举手投足甚是不便。

事先定下的考试日期,没料到会突然降下瓢泼大雨。

99c2892cec2543ffbc82d237988c6565.jpg

为了联系上那所学校,父亲动用了几乎所有关系,终于搭上一条线。

校长收下父亲塞给他的一条“白河桥”香烟,答应父亲,先考察一下成绩,如果通过,就允许我做一名旁听生。

为准备这场考试,我特意在原来的学校请了一周假,专心复习。没想到,临到考试这一天,会遭遇这场大雨。

父亲边艰难地在前面走,边大声安慰我:“没关系,晚一点没关系,注意安全,小心脚下。”而他自己却深一脚浅一脚的,有好几次差点滑倒在地。

我很担心父亲会突然倒下,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大雨如注,水雾漫天,周围又没有人烟。

父亲,只想陪你走一段温馨、没有风雨的路!

父亲刚刚大病初愈,不明原因的发烧,持续了足足两周,瘦了五六斤体重。如今又冒着大雨,在泥泞潮冷中艰难跋涉。万一再次诱发之前的病菌,炎症复发,纵然铁打的汉子也很难挺过去了。

想到此,心揪痛着,深深为自己感到羞愧。

正是我的一句无心的话,让父亲记在心里,才有这场考试,才会让父亲冒着再次发烧的危险,带着我赶赴考场。

我听别人说,那所学校地处偏远,考重点高中有加分,如果能在那所学校读初三,就相当于一只脚踏进县一中的大门。而我又厌倦了枯燥的复习和无休无止的熬夜,这条信息对我来说,诱惑力太大了。

我悄悄和母亲诉说了自己的想法,没敢让父亲知道。为了供我读书,父亲起早贪黑,够辛苦的了。我害怕父亲知道后,因为我的不上进、不吃苦而伤心。

母亲最后还是把我的想法告诉了父亲,父亲什么也没说。

那段时间,父亲每天起得更早,回家更晚了。每每见到父亲,他都沉郁着脸。我以为父亲生我的气了,不敢靠近,常常以复习为由,躲在自己的房间里。

R-C (1).png

后来才知道,父亲到处拜访亲戚朋友,托人找关系,和那所学校搭线。终于联系成的那天,父亲兴奋地像个孩子,脸上堆满了笑,颤着声告诉我:“只要通过考试,就能上你想上的那所学校了。”

我自然欣喜若狂,接下来的日子疯狂复习。却来不及细想,父亲为我这一点私心,看了多少冷脸,听了多少讽刺的话,走了多少冤枉路,献了多少恭维的笑。

父亲的付出,从来就不是暴风骤雨,而是和风细雨。

我心里明白,父亲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能有多少社会资源?在这个靠实力混生活的时代,联系到一所学校的校长,已经耗尽他全部的关系网。

透过雨幕,父亲的身影在微光里摇摆,瘦弱的身躯仿佛扛着一座大山,双脚在路面上留下一个个脚印,每一个脚印都坚定而执着。

我知道,父亲的坚定来自对我的希望,父亲的执着,是对未来的无限遐想。我就是父亲的未来,我就是全家的希望。

15岁,正是叛逆的旺盛期,内心自我的觉醒,曾让我手足失措,对现实不满,对未来迷茫。而所谓的责任,更是一头雾水,从来意识不到,父母的付出和辛劳,究竟是为了谁。

叛逆就意味着执拗、盲目、毛躁,违背师长的意愿。那时和父亲争吵是家常便饭,每次看到父亲气的吃不下饭时,我竟洋洋得意,觉得是自己占了上风,是胜利者。现在回想起来,深深懊悔自责,真够混蛋的。

R-C (21).jpg

正是透过那场大雨,我看到了父亲倔强的心。比我聪明的父亲,因为家庭原因,小学没毕业就不得已辍学。到我这里,即使揭不开锅,到处借钱,父亲也从未有过让我辍学的念头。

雨中的时间漫长,雨中的路难行。

漫长的时间里,让我明白,不苟言笑的父亲,只是用实际行动来告诉我:我能给你的,一点也不留,我不能给你的,就靠你自己!

泥泞的道路上,让我懂得:亲情永远不会过期,即使狂风暴雨,也会义无反顾,陪着你走。

如今父亲已经老了,鬓发如霜,脸上布满沟壑,眼神不再清澈,反应不再敏捷,但依然会为我踏上一条崎岖不平的路,依然会陪着我走下去。

而我不再需要父亲陪着奔前程了。只愿陪着父亲,走一段温馨、轻松、没有风雨的路。

相关标签: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