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行,渐伤,渐别离

从林狼

时间:2015年02月09日 .共发394篇. 11关注

我渐渐的相信,命运给我们的是一段一段的相遇和别离。

你在电话里说了“再见”两个字以后,再无任何音信。我还来不及问问你的去向,你一句对不起,接着一声再见,阻断了我所有的语言。佳惠她找到我。

他走了。

我知道。佳惠,现在我们重新来过,就当一切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会了,我是道别的,以后我们都不要再见面了。

曾经有人说过这样的话,一个女孩子介入两个男生里,像一小股溪流注入大海般微弱,但是如果一个男孩子介入两个女生中间,那会是多么强大的力量,往往三败俱伤。佳惠她曾经说,无论出了什么事也不会松开我的手。现在雨过天晴后,她说,她要离开我。。。。。。

刘晓帧问我,佳惠么?她来说什么?

再见。

地震时我坐在六楼的教室里,准备发简讯给你。佳惠问我,你不听课干什么呢?我支吾着说不出话。她一脸坏笑着准备说些什么,突然房子晃动起来,我甚至没有反 应过来这是地震,她一把拽起我,跟着混乱的人群。下楼时,楼房还在不停的晃动,佳惠的手心全是汗,我偷偷的看看她的侧脸,说不出的愧疚。我们的手拉的很 紧,紧的让我以为只要一松开,自己随时会倒下去,那时佳惠,她是我全部的勇气。

跑出教学楼时,操场上聚满了人。她带着我走到空旷的地带,开始拨电话。打通了家里,她就一直给你打,当然她不会让我发现,只是看看她的表情也知道。我握着 手机的手心全是汗,手机里有我没有编完的半条短信。十几分钟之后,院长广播通知大家震源在四川,希望大家不要惊慌。佳惠她开着玩笑说,有没有搞错,四川地 震,我们这怎么会有感觉?

我偷偷地看了你发给我的简讯:震源在四川,不要害怕,我在这儿。我试图让自己相信,我和你原本就应该在一起,而佳惠其实才是介入者,可是我怎么做才能让自己相信呢?

我渐渐放弃了这样的努力,因为无论做什么都是错,说什么还是错。。。。。。

你说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一见钟情。可是我怎么从见到 你的第一次开始,就坠入这样的深渊里。那时没有佳惠,那时我一个人孤单的追随你的背影。放学后也会悄悄的研究你回家的路线,你的侧脸,背影,声音,相信我 比任何人都更加熟悉。只是那时我还小,做了那些幼稚的事情,让自己显的愚蠢不堪。偷偷的撕毁隔壁班女生写给你的情书,被你发现后 仍然趾高气扬,看见任何女孩子和你走近,都乱发脾气。你质问我,凭什么。我以为你愿意和我一起走路,一起和我吃饭,帮我补化学,就代表了喜欢,既然你喜欢 我,为什么不和别的女生保持距离呢?你问,凭什么。让我的骄傲无处可放。似乎从那时开始,我们就渐渐陷入了尴尬的境地,没有语言,没有对视,似乎没有半点 来往。但是相信我,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着你。只是我当时的愚蠢改变了我们之间的一切。

我愿意站在事实的后面,不去拆穿我们之间的秘密。

地震的当天凌晨4点,佳惠把我从床上拽起来,我跟着她的身后拼命的跑,那一刻仿佛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只剩下我自己的呼吸声,周围的一切都离我很远很远。

我们狼狈的站在空地上,看着摇摇欲坠的楼。很多女生都哭了,我和佳惠都没有哭,只是庆幸而已,非常庆幸,直到现在都是。

天大亮后,我们谨慎的回到宿舍里,用最快的速度洗脸,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离开了房间。她买来矿泉水和一些面包、压缩饼干。没有人去上课,都在校园的空地 上呆着,三三两两的情侣,到处都是人,她笑着说,从来没有见过咱们学校有这么多好看的男生,怎么一地震就全出来了。我看得出她的失落,她其实是想和你在一 起的吧,她担心我,所以不能打电话给你,那么你们都发简讯说些什么呢?那些温暖你同样也给了佳惠是么?

下午有个男孩子来找佳惠,他叫丁宁。是佳惠的同学,是她转学之前的同学。一直喜欢佳惠,可是佳惠对他很淡,甚至高考报志愿时报给他一个假的学校,而他就死 心眼的真的报了那个学校。佳惠后来告诉我,其实挺内疚的,想想其实和他做朋友也好。他走过来时,佳惠有些不自然,我悄悄开玩笑说,你不是喜欢上人家了吧, 怎么脸红了呢?

丁宁是个很细心的男孩子,他带来了一张塑料布,腼腆地告诉我们,最近都不是很安全,有可能还要在外面睡觉,把这个铺在地上防潮。他说话时一直看着佳惠的 手,佳惠说,走,我们先去吃点饭,丁宁,这次总算找到机会请你吃顿饭了。这是我的自私吧,看到佳惠对别的男生好一点,我心里的内疚就会少一分。丁宁很开 心,你告诉过我,当 一个人开心时的笑容是从心里发出的,他努力忍也忍不住上扬的嘴角。

可是事情总是发生戏剧性的变化。你突然出现在我们三个面前,你说,佳惠吓着了吧。曾经有朋友告诉过我,有一种男人就是习惯对别人好,无论是谁,只要是他身 边的人,他就会对她好,好的让所有人都产生错觉,而我相信你无论对我还是对佳惠都是真心的好。佳惠在你面前总是像个孩子,她的坚强与隐忍全部会瓦解。她泪 眼婆娑的依偎着你,打了那么电话给你,都打不通。说着突然哭了起来,我和丁宁都手足无措。我理智的避开你的目光,我说,丁宁看来只好我请你了。他尴尬的笑 笑,呵呵,走吧。

我喜欢佳惠,反正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她拒绝我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没什么,人都是这样,很贱的,你越得不到,就越想争取,反正现在没有喜欢的人,就继 续对佳惠好吧。丁宁在和我说这些时,突然让我觉得他身上有些悲壮的东西。吃完饭,我看到你和佳惠亲密的身影,转身对丁宁说,不如我们找个地方聊聊佳惠吧。

我只是远远的注视你,注视一段没有结局的感情。。。。。。

佳惠也转学来到我们初中的,她父母的工作很不稳定,所以她总是不停的搬家转学。她第一次来到我们班时,眼睛大大地看着全班同学,每个和佳惠关系好的人都会说,佳惠是个坚强的小姑娘,可是,我却在她眼里看到了害怕。

害怕?佳惠她。。。。。。

其实你对佳惠也不了解,是不是?

佳惠对我从来都不谈过去,她说有些事不说,就可以当作不曾发生。她很坚强。

你 看,这就是你们误会的地方。她不说,不代表坚强,只是在逃避。她父母离异后,谁都不愿意要她,我们总是看到一对离婚的夫妻争夺孩子的抚养权,而佳惠的父母 却在法庭上大肆推脱彼此的责任,我妈妈是佳惠妈妈的律师,所以我才会知道这些,否则大概不会有人知道。所以我想她是很需要别人爱的。

你很爱佳惠,争取过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人,佳惠也不例外。

丁宁看看你们相拥的背影,淡淡地说,佳惠得到的爱太少,现在好不容易抓住了,我不想来破坏。

你知道吗,丁宁地这句话好象是说给我听地,那一瞬间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自私,可是,你也是爱着我的是吗?为什么我们会这么艰难?

他继续说着,我知道她给了我一个假的志愿,我比她更了解她,她极力的想要摆脱我,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让我追上来呢?

之后我和丁宁都没有再说话,心里想着各自的心事。到底我和佳惠谁才是这段感情的介入者呢?

我只是想这样的跟着你走在黑暗里。。。。。。

那 一年你的家庭变故,学校里人尽皆知。其实你隐忍的样子和佳惠那么相象。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你旷课,抽烟,打架,成绩一落千丈。有关你的事情在小镇里传 的风风雨雨,***在外面有了情人,被他爸砍死了,他爸爸被判无期徒刑。我憎恨那些每天在街头巷尾议论你的人。继续悄悄的跟在你身后,看着你和那些人混在 一起,眼神迷离的样子,哭了很多次。可是我该死的骄傲不允许自己再和你有任何来往。我能做的只是把棉布,创口贴,药水悄悄放在你抽屉里,为此每天我来的很 早,要翻窗户进教室,再翻出来。如果不是因为我成绩不错,早就被通报批评了。可是我不会告诉你,无论是那该死的骄傲,或者是什么都不允许我告诉你,那时我 觉得其实还不错,看见你看到那些东西变得稍微温暖的表情,我也有微笑的满足。

可 是我与佳惠比,似乎就差了这么多。那是你最后一次打架吧。那天下午天气炎热,你破天荒的居然来上课。下课时有个流氓模样的人冲进来,说了些我听不懂地话, 反正是谁谁要和你打架,你稍有为难的表情,他又说你是不是害怕了,那笑容连我都想冲上去给他一巴掌,可是我就是很懦弱,而佳惠就敢,她打完了还说,你是哪 来的流氓?那个人看见佳惠,想要扬手打她,佳惠扬着脸说,怎么你还想打女生吗?我看到你脸上的表情发生微妙的变化,你把佳惠拉到身后,说我知道了,你滚 吧。那个流氓灰溜溜的走出教室。那一刻你肯定想不起我,我在桌下悄悄握紧的拳头过了很久才松开,指甲深深的嵌在肉里也没有发现。

放学时,佳惠一直缠着你,直到教室只剩下我们三个人,我戴着耳机,装看不见,你面对着我坐在桌子上,我不敢抬头。其实耳机里没有任何音乐,你们的话我都听得见。

你不许去。

和你有关系么?

当然有,我喜欢你,我不想你受伤。

。。。。。。

你小声的说了什么我听不见。只是佳惠喊了一句,好,我证明给你看。

。。。。。。

那 天佳惠和你一起去打架了吧,听说她趴在你背上,替你挨了很多打,住了很长时间的院。然后你们顺理成章地走在一起,然后你经常带她去你奶奶家吃饭,然后你们 一起好好学习。而这期间地我都在哪里,始终躲在黑暗里,看你们神奇般地爱情故事,那时你一定以为那些药啊,点心,都是佳惠放的吧。我流泪的时候,你们背对 着我,看不见我的孤单。

只是我说不出来。因为佳惠是我唯一的朋友,唯一能容忍我的朋友。 

云在夜色中漂移。象一段没有方向的旋律。

  我一再地仰起脸看它。倾听你注视我的视线。

丁宁说,好了,我走了。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只是背影里写着落寞。

就 是这时遇见了刘晓帧。我坐在健身器材旁边看来往的情侣,他斜着身子靠在旁边的器材上,你最好离那个栏杆远点,小心。。。。。。他话还没有说完,又一轮的余震开始 了,那个栏杆轰然倒塌,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刘晓帧抱在怀里,耳边响起一群尖叫声。他说,你没事吧?我承认自己是吓坏了。可是我哭,是因为看见你身边站 的那个人始终是佳惠,你拉着她的手跑来,虽然你眼里的焦急,心疼,担心,我都看的见,可是又能怎样呢,你还是得牵着她的手。佳惠推开刘晓帧,一把把我抱在 怀里,说,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那一刻真不知道自己的泪水是为了佳惠而流还是为了你而流。等我起来时,刘晓帧已经不在了,我还没有说句谢谢给他。

我从你身边经过的一刹那,恍惚觉得你拉了一下我的手。那天夜里,你发简讯来说:白天吓坏了是么?我多希望抱着你的那个人是我,可是你都了解的是吗?

什么时候我学会放下自己的骄傲的,学会这么通情达理,可是一切都是因为爱你,是吗?

接下来的几天你都在学校陪着我们俩,白天陪着我们在操场上坐着,我们三个看不出谁和谁是情侣,只有在我离开时,我们之间的关系才清晰起来,可是离开的那个人总是我,是吗?

晚上躺在床上,佳惠从来也不会提起你,佳惠她对我那么好,所以我不忍心,我知道你也不忍心。

那 天傍晚我们一直在宿舍里看电影,突然寝室的人推门说,快快,收拾东西,电台里预告今晚有强烈余震。只是十几秒种的时间,楼下就开始沸腾,有个女孩子在楼下 喊,要地震了,你快点出来啊。男生说,好,我给你装吃的呢。突然有一刻我不知道该干什么,佳惠和其他的人忙碌起来,收拾被子,拿食物,拿水,找衣服,佳惠 走来走去,你穿什么呢,我想想,这两天气温降的厉害,把风衣拿上,不行不行是白色的,容易脏,算了脏就脏,恩,去把裤子换了,穿牛仔裤防寒,你怎么还不动 呢?

哦,哦知道这就去换。

佳惠突然抓住我,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你对我太好了嘛,我感动地。

傻丫头,她捏捏我的脸。我怎么办呢?一边是我爱了将近六年的你,一边是对我不能再好的佳惠。我该放弃的是你们哪个?

超市里,商店里排满了买水的人,你突然出现,让我和佳惠措手不及。我们准备的食物和水似乎都不够,佳惠说,我去买水,你们俩去找地方。

她从来没有从我们两个之间离开过,突然我不习惯了这样的组合。我抱着吃的,你拿着褥子走在我身边,你不知道这个画面对于我来说有多温暖。我问你,你太担心我们了,我们在外面睡没有问题的。

你没有吭声,找到一块空地时,你把塑料布铺在地上,我背对着你,你突然说话了,小染。你有多久没有这样叫过你,自从你问我凭什么不让你和别的女生来往之后,你就再也没有这样叫过我,也没有任何人这样叫过我。

你说,小染。今天下午我在宿舍里呆着,看到新闻里预报有强烈余震,我心里出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这么多天了,我再也不能回避自己的感情了。

我不是真的想要丢下说这些话的你,我只是控制不住,我不能流着眼泪面对佳惠,聪明的佳惠一定会知道的,我也不想哭着面对你,面对我自己。

那天我哭的很厉害,六年来的眼泪早就哭干了,可是现在又从哪里跑出来的泪水呢。刘晓帧突然出现了,他还是酷酷的样子,你,你不至于吧,吓成这样了。

刘晓帧是一个让人很容易有亲切感的男生,他喜欢我,我也知道,我只是想装做不知道而已,现在我也不相信他只会因为救了我一命而喜欢上我,这些都是后话了。我抓着他哭了很久,他很懂事地让我哭完,然后听我讲故事。

如果在等待中,你的诺言是温暖的。我愿意用灵魂深处

  仅有的光明来与你交换。

为什么佳惠会是我的好朋友呢?大概这个世界上只有她知道我的秘密,并且完好无损的保留到现在。

爸爸妈妈吵架的那个晚上,我站在门口,聆听着,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玩笑。

原来***妈的那个情人就我的爸爸。***妈为了保全我爸爸的名誉到死都没有透露半点,这件事情只有我爸爸和妈妈,以及我知道。我不想说当时我有多绝望,我爸爸对你死去的母亲有多内疚,我妈妈有多憎恨多失望,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

那 天佳惠就站在我身旁等着我去拿复习题,她扶着我要昏倒的身体,她说,坚强点,我们现在要想想我们能做什么。我在她怀里大哭了一场,只是这些眼泪她并不是全 明白。我哭是因为,我们家有多对不起你,是因为我对你又多了愧疚,是因为从此以后我们之间又远了好多,是因为我该死的骄傲被瓦解了,是因为我喜欢你那么 久,却要成为你最憎恨的人。。。。。。

只是佳惠,她从来不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她只是知道我对你心存巨大的内疚感,她以为在我面前提起你是极大的忌讳。就算到后来你们在一起,她在我面前解释了好久,她还是不明白我的那些眼泪,可是她帮我隐瞒了这么大的秘密,我再也说不出任何,一切都这样误会过去吧。

我 们被录取的那个夜晚,同学聚会,佳惠因为去了姑姑家,而不能参加。你送我回家,我跟在你身后,心里默默地说,我喜欢你,你知道吗?突然你就回了头,我知道 这样是错误的,可是我忍不住地想你,怎么办?我也知道这样的表白没有任何意义,我不会伤害佳惠,你也不会,可是我忍不住,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可是我们怎么 办?

如果上帝存在也好,它只用惩罚我们两个就好,可是偏偏最后痛苦的那个人却是佳惠,是一个我和你都绝对不忍心伤害的人。这么久以来,只有佳惠用牵过你的左手,牵着我的右手,只有她会不离不弃。

我告诉你,我们不能伤害佳惠,偶尔和你发发简讯就好,谁都不知道我们最后的归宿会在哪里。

我没有告诉过你,我有多心虚,我不知道如果有天你知道了会怎样。

每一次的离别,都是没有眼泪的人。

  我们留给彼此的,是风吹过的声音。

刘晓帧认真地听完我的故事,没有说话。那一晚我一直和他在一起,我不知道你怎么告诉的佳惠,怎么告诉她这些事情,怎么告诉她你喜欢我,连我都不知道的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我的。

佳惠没有回来。我找到刘晓帧,怎么办,佳惠一定知道了,怎么办?他说,我们一起去找找看。

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刘晓帧犹豫的站在一旁,最后还是把手放在我的腰间,这是一场拙劣的表演,可是足够了,对于我们四个来说都足够了。

佳惠她变了,变的突然很可怕。

她问我,如果我把你的秘密告诉他,你猜会怎样。丁宁站在她身后,她冷冷地笑着。我说不出话,可能世界上每一秒种发生的事情最后都会有个结果,而这个结果我们都必须去面对。我对刘晓帧这样说。他拍拍我的头,小染,我可以陪你一起面对。

刘晓帧是第三个这样叫我的人,他和你的声音不一样,他总是带有控制力的,而你总是脆弱的,而佳惠是温柔的。

我爱你,这个事实从来没有改变过,我明白你有多难过。可是我该怎么面对我的秘密,怎么面对你还在牢里的父亲,面对你破损的家,面对你痛苦的青春。我不能背负着这样的内疚来相爱。

你打了刘晓帧,你说把小染交给你了。。。。。。

我哭了,刘晓帧说,小染,你该坚强点,把你的秘密告诉他吧,这件事与你没有任何关系,毕竟错的人不是你。

是啊,我爱了你这么多年,终于可以在一起时,不能再继续懦弱下去,如果你无法原谅那么至少我不会留有遗憾。

在你放开我的瞬间。

  我再次感受到的绝望。

佳 惠回来了,她叫了你,叫了我,我们三个坐在一起,那些已过的岁月恍惚而来。无论佳惠怎样说,我都会原谅她,只是你会不会原谅我父亲的懦弱带给你以及你母亲 的伤害?你痛苦的听完佳惠的话,问我,是不是真的?我看着你的脸,我们之间的过去,我跟踪你的样子,偷看你的侧脸,你对我微笑,和我一起回家,那些镜头像 被人抽走了一样,迅速的掠过。

我抓着你的手,是,是的,我一直都很爱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不敢说,害怕面对你。

你放开我的瞬间,像被抽空了回忆,你说,你走吧,不想看见你。

刘晓帧跑来带我离开佳惠和你,后来你们说了些什么,后来你们决定些什么呢?

时间像电影的巨幕播放着我们的青春,你,我,佳惠的青春。

你走了,像开头我说的那样,说了对不起,我可能没有办法接受,说了再见。佳惠出国了,她到最后也没有和丁宁在一起,她对我的失望,失望到连再见也不愿意说。。。。。。

就在我想要开始接受刘晓帧时,发现你塞在我包里的信,日期是那天你对佳惠说出实情的晚上,是我们住在操场上,是我一晚上给刘晓帧讲故事的晚上。

你 说,小染,还记得那个下午吗?我少年时期的最后一场架,那个下午你坐在教室里,戴着耳机,我坐在你的对面,突然发现为什么我的眼睛里全是你。而你却始终对 我视而不见,还记得你曾经撕过别人写给我的情书,禁止我和别的女生交谈,我一直在想那个大胆的小染到哪里去了?你放在我抽屉里的那些东西我都知道,每天你 翻来翻去的身影我都看得见,我不能表白,因为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我的家庭,我的过去。我接受佳惠,也许是因为她那天帮我挡了很多拳头,或者和她在一起是 一个接近你最完美的办法,即使这样伤害了她,我只能说抱歉,小染,过了很久,我终于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了,但我仍然一直在寻找那个害死我妈妈的男人,只 是我不想将这个当做我生活的全部,我决定和佳惠坦白,无论什么结果都有我来承受,我们重新来过好吗?

刘晓帧说,小染,可能他暂时没有办法面对你的父亲,你会等下去吗?

我想在水中写一封信给你

  一边写一边消失

  可以让我这样就度过一生

  什么时候可以写完

  什么时候可以告别

  你以绝望的姿势阅读

  这样我才会快乐


  不断地写

  不断地阅读


  始终孤独 


相关标签: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