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笔下的第一情痴

唐璜

时间:2019年12月12日 .共发184篇. 0关注

要说金庸武侠小说中谁最有福气,当然非韦小宝莫属啦:多金不说,还娶了七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但是,他这七个老婆都是他死缠烂打缠来的,所以,他算不得情痴。

段正淳有一个老婆,五个情人。他和每个情人在一起时都是真心相待,但是,一转背,他就去忙他的军国大事、江湖恩怨了。只有女人对他痴情,所以,他也算不得情痴。

段誉痴情得倒是可以,他最大的痛苦不过是心中喜欢王语嫣,王语嫣却一番情思尽寄托在表哥身上。求之不得兮叫我心伤,虽然也可以叫情痴,但是还算不得第一情痴。

thumb_0_800_600_2014050701413391264.jpg

王洛宾的《在那遥远的地方》这首情歌的主角应该算得上痴情:“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奇思妙想,想变成一只小羊去倚香偎玉?还要她用皮鞭轻轻打在身上搔痒,惬意啊!这算不算情痴呢?当然算。如果皮鞭不是轻轻打而是狠狠地抽呢?那还不打得他远远逃走?所以,他离第一情痴也很远。

匈牙利爱国诗人裴多菲的诗《我愿意是激流》:我愿意是激流/山里的小河/在崎岖的路上/岩石上经过/只要我爱人/是一条小鱼/在我的浪花中/快乐地游来游去。…………省略的还有四段“我愿意”,每段八句。诗中的“我”是作为庇护者的身份说话的,给人居高临下的感觉。男人地位高,还需要对女人痴恋吗?

ang-lee.jpg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中的列文暗恋一个美丽的少女吉提。吉提在一个溜冰场滑冰,列文远远地看着,却不敢下去:他觉得吉提所在的地方好像“是一个不可接近的圣地”,这是很多情窦初开而又性格内向的男孩子的共同表现。这种暗恋是一种很正常的心理状况,谈不上“痴”,所以也不算情痴。

这首诗倒像是上面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中列文对吉提恋情的诠释。男孩带着仰望的心情追求女孩注定是要失败的。王朔的小说《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里的流氓才会博得那些无知少女的欢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看到的正人君子一般找不到心仪的伴侣,而那些社会上的小混混、地痞流氓找的老婆一个比一个漂亮。“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此之谓也。

金庸武侠小说中痴情的女人有不少:天龙八部中的秦红棉,侠客行中的梅芳姑,神雕侠侣里的李莫愁都是因爱生恨。但是,她们处理的方法还是各有不同的。

秦红棉不恨段正淳薄情寡义,相反,她恨的是那些把段郎勾引去了的狐媚子,因此,她要杀阮星竹、刀白凤。

梅芳姑因为得不到石清的爱,她因爱生恨,将她情敌和石清的小儿子石中坚掳走,天天虐待他,骂他‘狗杂种’,发泄对石清和闵柔的怨毒。

qbG2-fyeqcac1587767.jpg

李莫愁更加极端:她的所爱陆展元与何沅君结婚了,她这一壶干醋喝了个底朝天,新婚当日就要杀它个血溅当场。喜宴中有个天龙寺高僧出手镇住了她,要她答应十年之内不找新婚夫妇的麻烦。十年之约一过,她便赶赴江南陆家庄寻仇,要杀陆展元一门九口(她不知陆展元夫妇已死)。李莫愁十多年前还是一个美貌温柔的好女子,只因所爱不得,性情大变,成了一个滥杀无辜的女魔头。

男人这样极端的人应该比较少。如果换做性格内向、情窦初开的男孩子,自己所爱的女子如果嫁给了别人,多半还要祝福她幸福美满。这就是理智,过分理智的人,在爱情方面一定是个失败者。爱情是盲目的,爱情使男孩女孩认不清对方的优缺点,所以,外国的爱神丘比特是个瞎子,他拿着弓箭乱射,一些完全不匹配的男人和女人结成了夫妻。

应该言归正传了。金庸小说中的第一情痴到底是谁?应该露出庐山真面目了。

是谁受尽了毒辣小冤家的虐待仍然痴心不改?

是谁被各种稀奇古怪的毒物咬过,其目的不过是供一个并不关心自己的小女孩练邪派武功?

是谁被两个烧红的铁罩套在头上“如身入地狱,经历万丈烈焰的烧炙”?

是谁,没来由就被抽三十皮鞭,还得说“姑娘待我很好,叫人打我,很是痛快”?

是谁把人生最宝贵的眼睛捐给从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的女人,却仍没有得到这个女人的芳心?

写到这里,大家应该知道这个人是谁了,这个人就是聚贤庄的大少爷游坦之。做人做到这个地步,不但是金庸武侠小说中的第一情痴,只怕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吧?呜呼!悲哉,游坦之!

相关标签: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