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文学作品

收藏栏目

  • 田埂上的梦想

    时间:2018年09月17日 .文章433篇 .14次关注

    兰溪《回归伊甸园》:对精神世界的深情凝望

    熟悉兰溪的人喜欢用“清气若兰”或“空谷幽兰”来形容其精神气质和为人风范,她笔下一篇篇清新脱俗、纯净温馨且意蕴醇厚的文章,也正是从其心底流淌出来的真情结晶,既散发着兰蕙的气息,也有着溪水淙淙的清响。迄今为止,兰溪已先后出版了《枫林叶雨》《生命的芳香》《心灵的圣殿》

  • 田埂上的梦想

    时间:2018年09月17日 .文章433篇 .14次关注

    一座城、一本书和一个人

    也许没有一本书比《老实街》更能让人们了解从清末民初到当下的济南。不在于作者王方晨写到了百年老宅的兴衰、民间神医艾小脚以及民国女学生的奇异姻缘等等,而在于《老实街》真正写出了济南这座历史名城的内在血脉与神韵。《老实街》并没有如数家珍般地细述济南的掌故,也没有以真实的历

  • 国民男神

    时间:2018年09月17日 .文章338篇 .10次关注

    南翔《洛杉矶的蓝花楹》:花语缤纷中的“成见

    蓝花楹的花语是“宁静、深远、忧郁,在绝望中等待爱情”,南翔《洛杉矶的蓝花楹》的结尾,中国女子向老师在洛杉矶盛放的蓝花楹花丛中恰经历着一场近乎绝望的等待,她不知道她悄然爱上的古巴裔男人洛斯尔会不会赴约,更不知道在日后漫长的相处中,两种被不同文化基因所预制的价值观会碰撞

  • 心比天高

    时间:2018年09月17日 .文章287篇 .10次关注

    钱佳楠《不吃鸡蛋的人》:她在他的眼睛里看到

    《不吃鸡蛋的人》是钱佳楠出版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写于2015年,她26岁。这不禁令人想到纳博科夫在27岁时,在其处女作《玛丽》的序言里写“众所周知,初次进行创作的人具有把自己的经历写进作品的强烈倾向,他把自己或者一个替代者放进他的第一部小说中,这样做与其说由于现成题材的吸引力

  • 春暖花开

    时间:2018年09月17日 .文章342篇 .11次关注

    《贡米巷 27号的回忆》:叙事的从容

    何大草,一个极具文字天赋和叙事能力的作家,不瘟不火,且旁若无人地写着自己不瘟不火的小说。在他新近出版的中短篇小说集《贡米巷27号的回忆》里,可以看到作家的文字功夫源于中国古典小说“三言二拍”的传统(兴许还有沈从文、孙犁、汪曾祺的传统),同时源于苏俄文学里的契诃夫、陀思

  • 幽兰城伤

    时间:2018年09月14日 .文章327篇 .10次关注

    马晓康:个体经验与艺术转化

    如何变,如何“改造”,如何从“我的故事”中写出“我们”的共通情感与认知,就见出了小说家的才华与水平。马晓康写了许多诗歌,然而我对他的了解最初却是从小说开始的。最早读到马晓康的作品,是刊发于《作品》2016年第4期的短篇小说《在蔚蓝蔚蓝的天空下》。这是马晓康的小说处女作

  • 文艺青年

    时间:2018年09月14日 .文章389篇 .14次关注

    庞羽:“90后”喜欢15度

    年轻的作家在寻找日常性的东西,但她无疑更关注异常性的东西。发现并写出这个世界的隐秘和奥秘,是文学写作的乐趣。这也是成长小说写作的特点。我们都会碰到这样的情况,不同年龄段的人,体感完全不一样。比如夏天会议室里开空调,“90后”喜欢15度,我这个年龄需要25度。体感不同,是一种

  • 影身等候

    时间:2018年09月14日 .文章308篇 .11次关注

    《身外之海》与城市文学新起点

    我们需要更新批评话语、创造新的评论概念,否则就容易落入窠臼,甚至很容易就将这些本来有着很多新颖性特征、创造性元素的新作品纳入一种陈旧的价值认知体系内,从而忽略了这些作品最可贵的价值所在。一李唐的小说向来以语言的诗化、叙述的哲思性、故事的神秘诡异等特征令人印象深刻

  • 文艺青年

    时间:2018年09月14日 .文章389篇 .14次关注

    许谋清:李伟才茶话

    南方人以茶会友。若有客来访,必是请入座,敬香茶。我常常是反过来,客人泡茶,我品茶。李伟才来,他一定是坐泡茶位,我坐客位。他泡的茶比我泡的茶香。这是直觉。往深里说,他是国家一级品茶师,听他说茶,能闻到香味。看他的茶散文,也能心静心清。看李伟才怎么喝茶?他在《心香一盏茶。。。

  • 田埂上的梦想

    时间:2018年09月14日 .文章433篇 .14次关注

    陈新《蛟龙逐梦》:“聆听时代”的报告文学佳

    读罢陈新的长篇报告文学《蛟龙逐梦》,我的第一感受是:这是一部兑现作家对社会承诺的诚意之作。作家对社会应有什么样的承诺?要而言之,便是高擎引导国民精神前行的灯火,“胸中有大义,心中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作为一位自身采访条件并不占优势的作家,陈新近年来因独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