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亘在记忆深处的铁轨

唐璜

时间:12月03日 .共发184篇. 0关注

我的记忆,与一条铁轨有关

故乡的原野,有一条铁轨,也就是京沪线。而我的许多记忆,都是和这条铁轨有关。

在那个年代,保护意识和安全意识比较淡薄,铁轨旁边还没有绿化带,也没有护栏,除了细碎的青石子就是石缝稀疏的野草。所以,我们得以近距离观看火车,可以近距离追着火车奔跑。那个年代,能够坐绿皮火车,就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所以,火车对于我们来说,不仅是交通工具,更是远方和梦想。

d067e523e3071287f1905d.jpg

我于是就像个野小子一样跟着哥哥们一起来到铁轨旁边。火车没来的时候,他们会在铁轨上放上一个薄薄的铁片(现在想想真危险),等火车碾压过去后,铁片就会更薄。但这样的游戏,并不是每次都能得逞,因为护路工人一旦发现我们在轨道里逗留,就会大声呵斥我们,让我们离得远远。

向着远方延伸的铁轨……

火车来得时候,我们异常兴奋,在轨道旁边的原野里追着火车奔跑。好像自己一跑起来,火车就能够带着自己去远方。现在想,那短短的几分钟,我们该是多么幸福。有的时候,火车会停,好像检修或者其它的原因。于是,我们得以长时间的凝望火车以及火车里的人。没坐过火车的我们,总是觉得火车和火车里的人很神秘。我看不清他们的脸庞和表情,但可以看清楚他们衣服的颜色,像远方一样新鲜、艳丽。

长大以后看铁凝的《哦,香雪》,觉得自己就好像是香雪,对未知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th(30).jpg

我爱极了火车轰鸣的声音

在离家上学之前,我也曾坐过火车。那个时候大概是五、六岁吧,我的胳膊受伤了,乡镇上的医院医疗条件不好,就跟着父亲一起去枣庄。具体的情形记不很清楚了,只记得那时的火车座位排列方式和现在不太一样,都是靠车厢一字排开,类似于现在公交车上最前排高处的座位排列方式,人和人是面对面的,中间有个布帘子,可以拉上。

坐上火车,父亲给我买了一袋瓜子,然后拉上布帘子,就感觉眼前明明暗暗,像是现在看电影一样。后来外出上学,坐火车成了家常便饭,可我并不讨厌坐火车,反而很享受那种感觉。

Wanxia006_deskTX-1024-768.jpg

常常坐在靠窗的座位,看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树木、山川和河流。四季的变化,车窗外的景象也在变换。春天,映入眼帘的是将绿未绿的树叶,以及蓄势待发的野草,河流破冰,似乎能听见哗哗的声音。夏天,树木葱葱郁,远远望去,小麦抽穗后的花蕊在风中慢慢飘拂,煞是好看。最爱的大概就是秋天了吧,满眼都是金黄,似乎能闻见玉米棒子的清香,还有,那些田间劳作的人们。冬天,见得最多的就是树杈之间的鸟窝,以及在阳光下停歇的。

我爱极了这独特的声音,这声音每每袭来,带来的不仅是听觉的碰撞,还有那么多的记忆。

没在铁路附近居住过的人,可能没有仔细听过火车碾压轨道的声音。它不同于汽车的声音,来得快,去得也快。火车的声音绵长,紧凑,而又有节奏感。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种声音,只知道自从记事起,我都是枕着这些声音入睡的,当然,有时一觉醒来,耳边回荡的还是这样的声音。

这声音就像是我呼吸的空气,那样如影随形。

天晚了,我该回家了

有的时候去离家较远的姥姥家小住,他们家离铁路很远,听不见火车的声音。入夜,那种宁静,让我很不习惯。居住在闹市区,公路上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一般都会影响我们的睡眠,可是,我却能够在火车的声音中睡得相当踏实。或许是习惯,也或许这声音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一份子,就像是童年的烙印,还有家乡的印记。

我也曾独自一个人在铁轨旁边的原野里行走,看麦田里的土壤和青草,数着脚下细碎的石子,看着呼啸而过的火车,听着满耳的火车轰鸣的声音,内心的些许烦恼就这样一扫而光。也曾在考试成绩不好的时候,在初秋的傍晚,一个人坐在夕阳里,看火车载着一车的余晖款款而来,惊起了旁边停歇的鸟们。初秋的风还是很冷的,暮色渐渐染黑了天,村子里响起了大人们焦急的呼唤孩童的声音,我的母亲也一定会是其中的一个。

天晚了,该回家了。

相关标签: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