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婷爱情诗三部曲赏析,一堂虚拟的当代文学讲习课

唐璜

时间:2019年12月12日 .共发184篇. 0关注

教室里乱哄哄的:一群女孩叽叽喳喳的,不知是在讨论韩剧、追星还是在讨论最新时装;一个男孩坐在窗前,聚精会神的在看一本书,旁边的座位空着,上面放了一本书,看样子是帮他同伴占的位子;靠后门的座位上坐着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在讲悄悄话;几个男孩可能刚打篮球回来,一个男孩在模仿科比的带球过人,一个男孩在跳起做单手投篮状……

才一斗兴趣盎然的看着这些充满青春活力的男孩女孩,不想用师道尊严来约束他们的天性。他转身用粉笔刷刷刷的在黑板上写下几个大字: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同学们渐渐的安静下来。

才一斗(以下简称才):“同学们,知道这是谁写的吗?”

一个同学举手。才一斗示意他回答。

“才老师写的。”同学们哄堂大笑。

才(脸红):“这位同学真幽默,他在间接地抗议我提出这样小儿科的问题,来考你们这些‘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才子、才女啊!

“不奇怪,不奇怪!(笑)想当年,我们下放农村的时候,年龄应该比你们还要小,有农民问我们‘粮食是从哪里来的?’有同学就回答‘从麻布袋里来的啊!’有异曲同工之妙,异曲同工之妙啊!(笑)

“而且,他的回答还真的没有毛病——黑板上的这几个字确实是我写的。但是,它的原作者是元好问,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我可不敢与他相提并论。”

才一斗指了指刚才在窗边看书的男孩,问:“你看的书好像是金庸的《神雕侠侣》吧?那个美貌的道姑李莫愁就是因爱生妒、因妒生恨的。她最喜欢挂在嘴边的就是这句‘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古今多少豪杰为情所扰、为情所困啊!今天,我们就讲这个‘情’字,怎么样?”

同学们答:“好!”

才:“今天,我们不拘一格。不局限于教室才能上课。我们去校园当中的大樟树下,共同探讨今天的主题,怎么样?”

大樟树下是汉白玉砌的花坛,周边有几块青青的草地。

th(56).jpg

才一斗从挎包中拿出几块塑料布,说:“女同学优先,男同学随意。我这里打印了舒婷的三首诗,大家分发一下。”

才:“请这位女同学将《赠》朗诵一下。”

女同学甲(脸红,嗫嚅):“老师,我普通话不好!”

才:“不要紧,要自信!你的普通话比我的要好啊!我的是长沙塑料普通话,(摇摇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长沙人讲普通话。我给你们讲个笑话吧:

“文革中,我们一些同学串联到了武汉,在公交车(那时候叫公共汽车)上听到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在吵架。女孩说:‘你别爱我’,男孩说:‘我哪里爱你了?’女孩说:‘你就是爱我了,还不承认?’男孩说:‘你不爱我,怎么知道我爱了你?’……爱来爱去,把一车的武汉人听得云里雾里。只我们几个长沙学生在偷笑。知道什么原因吗?”

同学们答:“不知道。”

才:“原来那两个吵架的男孩女孩是长沙人,他们在用长沙塑料普通话吵架啊!普通话挨(ai)长沙人念‘erai’,不少长沙人在说‘挨’的普通话时,把声调弄错了,说成了‘爱’。那两个吵架的是长沙人。那时候公共汽车相当拥挤,男孩挨着女孩,女孩不乐意了,把‘你挨我’说成‘你爱我’。有味吧?”

一个男同学挤到女同学坐的塑料布上,碰了一个女同学一下(做了一个鬼脸):“我爱你,我就爱你!”害得那个女同学粉脸通红,挥拳就打。其他的女孩子在塑料布上笑得滚成一团。

58e762fee254e.jpg一个女孩子举手:“我抗议!我抗议!才老师笑死人不偿命。我肚子笑痛了,要你赔。要你赔!”

才一斗抬起双手,略向下按了按:“肃静!肃静!”

他指了指刚才和女同学开玩笑的男同学:“这位同学很会逗乐,用长沙话讲你就是一个‘勒哥’。玩笑开过了,言归正传。还是请刚才那位女同学朗诵《赠》。”

女同学乙:“舒婷当然是我喜欢的女诗人,她的诗也很有音韵美。这首诗我不太喜欢。作为新时代的女性,为什么要表现得这么卑微呢?爱要大声说出来!”

th(36).jpg

女同学丙(唱):“我最讨厌油腔滑调虚伪的男孩,说什么、什么爱你在心口儿难开……”

女同学乙:“唱得好!言为心声——心里怎么想就应该说出来。暗恋可不是新时代的女性应该有的风格。”

男同学甲(伸出右手,略向上抬,作抒情状):“啊!我的炭,你在哪里?”

同学们又哄笑。有女同学撇撇嘴:“你倒想,不知道会不会‘多情反被无情恼’啊?”

男同学乙:“我倒不认为这种含蓄、羞怯的表达方式有什么不好。列夫·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中描写列文爱上了吉提,他把吉提所在的地方看成‘一个不可接近的圣地’。我倒觉得单从爱情方面来说,列文比那个情场老手渥伦斯基要高尚。”

才:“大家各抒己见,我觉得非常好!‘少女情怀总是诗’,我也觉得女孩含蓄的表达爱非常美。马克思都说过‘在我看来,真正的爱情是表现在恋人对他的偶像采取含蓄、谦恭甚至羞涩的态度,而决不是表现在随意流露热情和过早的亲昵。’我们要知道,舒婷的这首诗发表在1975年,写的应该是在知青时代的心路历程,说不定她还把马克思的这句话作为箴言写在自己的日记本的扉页上呢?

“舒婷出生于1952年,根据年龄判断,她应该是66、67届初中生。1969年下放时,全国各学校采取的是‘自愿组合、男女搭配、高年级低年级搭配’的原则。《赠》诗中的‘你’应该是她的学长,或者,还可能是她学校的风云人物、学霸。你们看‘怕冷似地深藏着你的思想’,说明他是一个有思想、有见地的人;‘当你向我坦露你的觉醒,说春洪重又漫过了你的河岸’,说明他有很敏感的政治头脑,‘为你窗扉上闪熠的午夜灯光,为你在书柜前弯身的形象’,当大多数知青在失望中看不到前途,认为‘读书无用’时,这位‘你’就开始挑灯夜读了,而且,他内心已经感觉到滚滚春洪引起的强烈感应。如果真有这样一个‘你’的存在,舒婷对他因崇拜而仰视、因仰视而羞涩就不奇怪了。”

才一斗停了停,接着说:“这里就不深入探讨《赠》了,课后我会布置一些思考题,同学们可以深入研究。下面,请这位‘勒哥’给我们朗诵《致橡树》。”

相关标签: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