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需低下头,虚心向低等生物学习

荡秋千听故事

时间:2021年11月30日 .共发320篇. 12关注

以前居住的房子不大,却温馨。房前正对着一片杨树林子,再远处是菜地,春夏季节,有菜地的主人劳作的身影。

春末时,杨树照例是飞花的,沸沸扬扬,漫天飞舞,很像初冬的鹅毛大雪,塞满了天空,迷离眼睛。

OIP-C (12).jpg

有时候那飞花会顺着纱窗的细密网眼钻进来,房间里到处都是,像监狱里偷跑出来的囚犯,让人惶恐。幸运的是,家人没有对杨絮过敏的,免除了患病的危险。

秋去冬来的时候,天气渐寒,瑟瑟秋风有种刺骨的痛感。鸟啊,虫啊,家禽啊,都不见了踪影,总有一处避寒的洞窟巢穴,正如我这蜗居,为家人遮风挡雨。

但有一种昆虫自己不会筑巢,却又不愿被冻死,于是到处钻营,寻找温暖避风的角落安家。

昆虫的学名叫瓢虫,俗称“花大姐”。

瓢虫有华丽的羽壳,斑点花纹简单却布置精妙,看起来不惹人讨厌,甚至具有憨厚的呆萌感。但瓢虫会咬人,有很难闻的味道,且爬的到处都是,吐出的汁液污染洁白的墙壁。

简直就是劣迹斑斑的害人精。

瓢虫防不胜防,即使安装最密集网眼的纱窗也挡不住它们。它们具有柔骨术,貌似硬壳状的身体,竟然能穿过极小的网眼,像变魔术似得一个个钻进屋里,聚在角落,休眠在屋顶。

难以想象它们是如何做到的。

OIP-C (11).jpg

有时候外地出差,有近一个月时间没法打理屋内卫生,等风尘仆仆回家,看到满地的瓢虫,竟觉得恍若隔世,仿佛误入一家屠宰场,横陈的尸体,刺鼻的味道,胃内一阵翻腾。

拿扫把一路扫过去,一堆一堆,沉甸甸的感觉,还有一些从休眠中醒来,在地板上缓慢爬行,好像临刑前的挣扎。

讨厌萧杀的深秋,活力被寒冷打压了,埋入了土中。就是这土,也将在入冬之后,冻结成铁板一块。

瓢虫的神奇之处,在于对抗大自然的方式,瓢虫是抱团的生物,懂得凝聚集体的力量。

单个瓢虫,是脆弱的生命,没有藏身之处,没有厚实的羽毛,活着度过寒冷的冬季是痴心妄想。然而,瓢虫并不比别的生物惧怕寒冷。

难以抵御的寒风到来时,瓢虫便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沟通联络,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落脚,一个个飞来,一层层叠加上去,像叠罗汉一样,一个,两个,四个,八个,遂成千千万。

一个瓢虫球团可大可小,最里面的就是最安全的,不用担心风吹雨打,自有最外层的瓢虫抵挡各种恶劣的环境,外层瓢虫的结局当然是遗憾殒命,来得晚活该倒霉,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这也算是奉献精神,为了族群的利益,为了其它瓢虫能够活下去,牺牲自己一个又有什么关系?

这是我们人类的臆想,对于瓢虫来说,也许不懂生命的意义,不懂什么是高尚,什么是奉献,所做的一切只是天性使然,是刻在基因里的。

瓢虫的这种神奇,在人身上也有痕迹,只是被一些人玩坏了,想多了,被赋予庸俗的装饰,就变得不那么自然了。

当一个人落水,自然有勇敢下水救援的人,一人有难,伸出援手是人之常情。但也有袖手旁观的混蛋,甚至与落水者讨价还价,给足够的钱才考虑施救。唯金钱者是丧失人性的,禽兽不如。

R-C (27).jpg

整个生物界的进化论,就是克服无穷困难的过程。弱小的被无情淘汰,命硬的种子延续下去,基因得到改良。

瓢虫抱团取暖,牺牲小我,成就大家。因此,看似毫无一技之长的昆虫,顽强地生存下来。

而人类自身也是过五关斩六将,才走到今天,站在金字塔顶沾沾自喜。如今成为世界的王者,威胁消除了,天敌不存在了,大自然被征服了,天性中的抱团意识便觉得过时了,用不到了。

这种危险的观念会毁了我们的世界,等人人互相漠视,满目都是敌意和不信任时,我们是度不过冬天的。

如果抱团只是为了利用群体力量保护自己,而没有奉献意识,人类也是不能长久的。

很多方面,人类需要低下头,虚心向低等生物学习。

相关标签:    

评论列表